全世界最大的暗网被封了创始人自杀但章莹颖们仍下落不明

互联网,就像是一座冰山,我们日常生活浏览的网站、论坛等内容仅占了全部互联网内容的4%,而其余的96%的内容我们是无法通过标准搜索引擎轻易获取的。

美剧纸牌屋中有一句这样的台词:““96%的互联网数据无法通过标准搜索引擎访问,虽然其中的大部分属于无用信息,但那上面有一切东西,儿童贩卖、比特币洗钱、致幻剂、、赏金黑客……”

7月20日,美国司法部长杰夫.塞申斯表示:美国和欧洲多个执法部门联手关闭了全球最大的暗网“AlphaBay”(阿尔法湾)。

7月5日,AlphaBay创始人,25岁的加拿大人亚历山大.卡兹在泰国被捕,美国检方以毒品交易、洗钱、盗用身份等罪名对他提出指控。卡兹12日羁押候审期间自杀身亡。

暗网,这个互联网世界的鲜为人知的地区,已经滋生了无数的犯罪,充斥着军火、毒品交易、儿童妇女贩卖、儿童色情、买凶杀人,甚至也是恐怖军火组织招募人员的窝点。

在这个互联网发达的时代,互联网一步一步地架构了我们整个生活,在日常的互联网生活中,我们已经感受到了人情冷暖,而在我们无法轻易看到的暗网世界,是我们人性最深处的黑暗,集结着各种各样的罪恶勾当。

“暗网“确切的技术名词叫做”隐藏的服务器“,域名数量是表层网络(我们正常可以浏览的网络内容)的400倍到500倍,访问者在上面完全匿名,这层网络有部分是合法的,当然也滋生了大部分违法的内容。

tor就像洋葱一样把数据一层又一层地密封起来,然后在互联网上找到网桥,这是一段可以隐匿身份得数据,没有了它无法浏览暗网。

暗网技术最早源于美国军事技术,同时tor的核心技术“洋葱路由“,是在1990年代中期由美国海军研究实验室的员工,数学家Paul Syverson和计算机科学家G. Mike Reed和David Goldschlag,为保护美国情报通信而开发的软件。

暗网技术和TOR洋葱路由,起初研发的意义是用于军事,而非为了保护用户的隐私。

TOR并不是网络匿名的唯一访问手段,但是它无疑是最方便,最受欢迎的匿名工具。这个免费、开源的程序可以给用户网络流量进行三重加密,并将用户流量在世界各地的电脑终端里跳跃传递,这样便难以追踪到它的来源。社会各界的人士都会利用tor的匿名功能来规避审查,家庭使用tor保护儿童隐私,新闻界利用tor进行背景调查;军方使用tor进行安全通信等等……

互联网分为:表层网络,也就是我们日常可以浏览的互联网内容,我们用户的隐私、浏览痕迹都是可以有迹可循的;表层网络就像是暴露在阳光底下的事物。阳光底下总会有阴影,另一层则是我们一般不会搜索到的深层网络,其中暗网是深层网络的其中一部分。相比于看得到表层网络,暗网则因其隐匿性而深不可测,也成为犯罪分子的集结地。

暗网走向公众视野,是2013年曝光查封的一个暗网网站“silk road“(丝绸之路)。

丝绸之路,可以称得上是暗黑淘宝。在淘宝上我们可以买到日常的商品,而丝绸之路贩卖的是毒品、、儿童色情、私人杀手,甚至是人体器官……

这个比特币交易的罪恶暗网购物网站的创始人叫做乌布利希(他曾经可是一个好学生)。

他说:“要创建一个经济仿真体,让人们体验:生活在一个没有系统化权利使用的世界里是什么样子的。”

于是,他自学编程创办了一个比特币交易网站,通过tor进入,购买商品交易过程全部加密。

2011年,“silk road”诞生,他本人便是第一个进驻商家,买的是自己和女友种的致幻蘑菇(一种);

慢慢地,一些毒贩和奇奇怪怪的犯罪分子开始进驻“silk road”,买家也纷至沓来,“silk road”也演变成一个暗黑版淘宝。各种犯罪分子在这个暗网空间进行非法交易,乌布利希每天帮助卖家提供各种手段隐匿,他可以从每笔交易种抽8%~15%左右的费用,在两年期间狂赚12亿美金。

像毒品这种在我们现实生活中只能暗中交易的商品,在暗网的世界中,变成了光明磊落的交易。

去年,13岁儿童格兰特.西弗和赖恩.安斯沃服用了平基的合成类死亡,而这种毒品正是一位青年在暗网中用比特币购买的。

2016年11月,在北京网警抓获了19岁的嫌疑人孙某,并在他家中查获了储存儿童淫秽视频的移动硬盘和电脑。孙某是大二学生,自学“暗网”技术,把自己收藏的儿童淫秽视频传到网上,与国外的犯罪嫌疑人交流传播。根据视频内容,遭到性侵的儿童有30多人,都是年龄不足10岁、父母外出的留守儿童。

也正因为非法交易在暗网世界无迹可寻,暗网的非法交易是一个有利可图的地区。

AlphaBay自2014年创建以来,其公布的75万件商品中,超过三分之二是毒品。一天的成交总金额约为60万美金,三年累计的非法交易高达10亿美金。

紧随着‘阿尔法湾’被铲除,另一个暗黑交易网站‘汉萨’的用户数量增加了8倍。

抛开暗网,我们日常正常的互联网生活,也似乎也放纵了许多人的行为。各种的网络暴力,人肉搜索……有迹可循的网络,每一个用户也是穿上一套隐身衣,各种愤怒的言语,大尺度的视频直播……许多的网络暴力也让我们心寒。

一方面,是网民的个人身份的隐匿;另一方面,互联网成为新的经济地带,任何有利可图的地方,有资本的侵入,再加上互联网独有的优势,都会变得更加恐怖。

暗网的出现,一些现实生活中的非法勾当,一下子便可以在阳光底下行事。各种贩卖交易,在暗网中畅所欲为。

暗网中的非法交易,只是人性黑暗的一部分,另外,在整个互联网生态中,暗网只是互联网隐私问题中的一部分。

最后,科技的进步,工具的更迭,互联网只是万千工具中的一种,作恶的永远都是人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